web map floor plan

1. 共和大街上的入口

参观教堂及博物馆的游客需要从瓦莱塔的主要大道——共和大街上的入口进入。入口旁边有售票处及工作人员。如果您需要帮助,请告知我们的工作人员。

2. 盎格鲁-巴伐利亚兵团礼拜堂

盎格鲁-巴伐利亚兵团的礼拜堂原先曾是纪念骑士团圣物的圣堂。由于礼拜堂内湿度较高,圣物被移至圣器收藏室保管。盎格鲁-巴伐利亚礼拜堂内的祭坛画描绘了枢机总主教、著名天主教改革者圣卡洛·博罗梅奥被引见给圣母玛利亚的情景。

马略卡司令官雷蒙多·德·维尔于1598年去世前在遗嘱中为礼拜堂留下一笔资金,于是装修这座礼拜堂的工作得以在17世纪早期开始了。礼拜堂檐口上方的雕带上刻着维尔的捐赠事迹和纹章。大理石栏杆上的铜门原先属于菲勒莫斯山圣母礼拜堂,后来圣母礼拜堂安装了银门,将铜门转而安装在这个礼拜堂。

圣坛屏风上的两个稀有圣骨盒内安放着圣徒的圣骨。祭坛安装于1739年,体现了典型的巴洛克晚期艺术风格。温琴佐·罗斯皮格利西于1669年捐赠的圣克莱蒙完整遗骨被安放在祭坛桌子内。祭坛还有一个出自罗马知名雕刻师亚历山德罗·阿尔加迪之手的贴金青铜基督十字架。

礼拜堂内仅有一块墓石,属于弗朗索瓦·科龙格·德·福雷斯塔。福雷斯塔逝于1687年。

3. 普罗旺斯兵团礼拜堂

普罗旺斯兵团礼拜堂纪念天使长圣米迦勒,是教堂内最早安装祭坛的礼拜堂之一。祭坛后面的石屏风制作于17世纪40年代,体现了典型的17世纪早期的巴洛克艺术风格。贴金石屏风在祭坛的两端的位置立有两根螺旋柱,其状与贝尼尼于17世纪30年代为圣彼得大教堂设计的华盖柱相似。描绘天使长圣米迦勒的祭坛画体现了这位圣天使在宗教改革之后所呈现出的新形象。半月形壁画则描绘了圣米迦勒在加尔加诺山显灵的情景。

礼拜堂内的墓雕属于1623年至1636年间在任的大团长安东尼·德·保勒和1636年至1657年间在任的大团长让·拉斯卡里斯·德·卡斯特利亚尔。穹顶正中陈列着大团长拉·卡西耶德的纹章,缀有王冠的法国王室百合图案则代表了普罗旺斯兵团的法国骑士。

4. 法兰西兵团礼拜堂

这座礼拜堂是纪念使徒保罗的。根据礼拜堂檐口上方的雕带记载,它于1614年首次进行了装修(法国籍大团长阿罗夫·德·维格纳科特在任期间)。在1663年至1668年期间,人们为礼拜堂雕刻了墙雕,安装了新的祭坛。祭坛画是马蒂亚·普雷蒂受托于1668年所作的作品,描绘了圣保罗皈依基督的场景。两幅半月形油画分别描绘了圣保罗在马耳他遭遇海难的场景和圣保罗在罗马被斩首的场景,均出自佚名艺术家之手。礼拜堂内有大量精心雕琢的墙雕和象征法国王室的贴金百合图案。

1838年,在基督教艺术改革运动的契机下,人们对礼拜堂重新进行了装饰,在简化了墙雕设计的同时也在百合图案中加入了一个朴素的王冠和八角十字标志。不仅如此,人们还把祭坛换成了朴素优雅的白色大理石祭坛。礼拜堂内有四座墓雕,分别属于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一世的兄弟博若莱子爵、大团长阿德里恩·德·威格纳科、大团长伊曼纽尔·德·罗翰和维格纳科特侯爵。

5. 意大利兵团礼拜堂

意大利兵团礼拜堂用于纪念意大利骑士的主保圣人圣凯瑟琳。其装修费用由驻西西里大使兼帕勒莫和阿格里真托司令官弗朗西斯科·西洛斯出资。墙面交替使用贵族冠冕、帝国皇冠、骑士团八角十字和象征神圣罗马帝国的双头鹰图案,以及时任大团长的拉斐尔·科东纳的姓名缩写RC。祭坛与祭坛屏风制作于1733年,出自意大利建筑师罗马诺·卡拉裴亚(1666-1738)之手。祭坛里面存有圣尤菲米娅的圣物,祭坛两边的螺旋墀头上立着圣凯瑟琳的雕像。

祭坛画是《圣凯瑟琳神秘的婚姻》,由马蒂亚·普雷蒂于1670年前后完成。半月形壁画作于17世纪中期,分别为《圣凯瑟琳与异教徒哲学家论辩》及《圣凯瑟琳殉道》,均由佚名艺术家创作。半月形油画下方两侧曾陈列有佚名艺术家的《悔过的抹大拉的玛利亚》和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的《圣杰罗姆》。这两幅画都曾是骑士团重要成员伊波利托·马拉斯皮纳的藏品,1624年去世后捐给了圣约翰大教堂。《圣杰罗姆》的原作被迁至祈祷室保管。

6. 通道

此通道从共和大街通向主中殿。

7. 德意志兵团礼拜堂

德意志兵团礼拜堂曾包括奥地利、挪威、瑞典、丹麦、瑞士、波兰、匈牙利、阿尔萨斯和荷兰的小修道院。它的装修工作始于1664年,采用了大量精美的墙雕和德意志兵团的双头鹰图案。

其赞助者包括发起礼拜堂装修工程的克里斯蒂安·冯·奥伯豪森,以及沃尔夫冈·冯·古滕贝格男爵和匈牙利修道院长弗朗西斯·德·松恩贝格。墙上还刻有大团长拉蒙·佩雷洛斯·伊洛卡夫及大主教兼萨尔茨堡王子约翰·恩斯特·冯·图恩的纹章。

8. 通向圣器收藏室的通道

此通道从主中殿通向圣器收藏室。

9. 圣器收藏室

圣约翰大教堂的主圣器收藏室始建于1598年。在大团长平托(1741-1773)的赞助下,对其内部于1758年进行了翻修。

10. 主中殿

圣约翰大教堂的宽敞中殿呈长方形,拥有气势恢宏的筒形拱顶,两侧通向各个礼拜堂。它在建成之初的装饰风格比较朴素,和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教堂正面风格相配。然而,在反宗教改革运动之后,人们用17世纪流行的巴洛克艺术风格对中殿内部进行了装修。这一时期耀眼而张扬的特点带来了丰富的艺术素材。17世纪后半叶,在鼓励对教堂进行装饰点缀的大团长尼古拉·科东纳任期内,人们对中殿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装修工作。两侧的礼拜堂则按照资历而指定给不同的兵团。骑士们装饰自己礼拜堂的热情让礼拜堂内部变成了巴洛克艺术的独特典范。

随着装饰工作的不断进行,大批艺术品也相继被送往教堂。历任大团长都为圣约翰大教堂而自豪不已,慷慨地向教堂捐赠了大量艺术珍品。您可以看到圣约翰骑士团几位贵族成员的纹章,见证着这些贵族成员的捐赠豪举。

在对拱顶进行装饰后,人们又对墙壁进行了凿刻,从而为教堂内饰加上了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使它变成了一座辉煌的巴洛克艺术殿堂。中殿和礼拜堂的朴素墙壁被雕刻出精致的巴洛克式图案,贴金树叶、花朵、天使和各种象征胜利的标志在墙面上争相辉映,热闹不已。支撑中殿的壁柱被包上了最好的绿色大理石,上方则是大团长尼古拉·科东纳的盾徽。

11. 圣所和主祭坛

这里摆放着主祭坛,因此是圣约翰大教堂里的焦点位置。数位大团长和骑士捐赠的礼物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让圣所和主祭坛显得更加富丽堂皇。圣所的装饰风格根据脱利腾弥撒改革而进行了改造,改造工作包括提升主祭坛的高度,让全教堂会众都能看见。1703年,人们用施洗者圣约翰为基督施洗的大型大理石雕(出自意大利雕刻家朱塞佩·马佐利之手)装点了半圆形后殿。圣所中间的主祭坛是一件用稀有大理石打造的艺术杰作,是大团长卡拉法于1685年捐赠的。祭坛上方的雕带由四《福音书》作者的标志、象征圣彼得的钥匙标志和象征圣保罗的手抄本及宝剑标志组成。中间位置的图案是《最后的晚餐》,它完全用贴金青铜制作,以青金石颜料作为背景。

那盏圣所银灯是件稀有的艺术珍品,由大团长温琴佐·罗斯皮格利西于1669年捐赠。它华丽的设计体现了巴洛克艺术的典型特点以及骑士们在17世纪的富有程度。

12. 菲勒莫斯山圣母礼拜堂

教堂南面的第一间礼拜堂用于纪念圣母玛利亚,是首座用于纪念某位特定圣徒的礼拜堂。礼拜堂内陈列有菲勒莫斯山圣母的肖像,这幅肖像是马耳他骑士们从罗德岛带来的,据信十分灵验,引得骑士们经常前来祈祷。特别在参加战斗之前,骑士们会聚集在一起,祈求圣母玛利亚转达自己的祈愿。当骑士们凯旋而归时,他们会再次聚集在圣母礼拜堂向圣母表达感恩之情,奉上自己所征服堡垒的钥匙。勒班陀、帕萨瓦、哈默特与佩特雷堡垒的钥匙至今仍保存在礼拜堂中。当拿破仑于1798年占领马耳他岛时,大团长费迪南德·冯·霍姆佩施带着这幅圣母像去了圣彼得堡。随后,它一度在数十年时间内下落不明,直到在黑山重新被人发现。目前,圣母像被陈列在黑山美术博物馆内。

目前礼拜堂祭坛屏风上镶嵌的圣母像是兰恰诺圣母(经常被称为卡拉法圣母)。祭坛屏风采用珍贵的大理石制作,在大团长让·保罗·拉斯卡里斯·德·卡斯特利亚尔在任时期镶上了这幅圣母像。祭坛上方可以看到这位大团长的纹章。一扇于1752年安装的银门将菲勒莫斯山圣母礼拜堂和中殿分隔开来。墙雕工作于1645年至1660年间分阶段完成,图案具有丰富的象征意义。其中几种图案象征着圣母的无原罪始胎及其他几项称号。礼拜堂的赞助者包括托马索·霍兹和弗拉米尼奥·巴尔比亚诺等几位著名骑士。

13. 奥弗涅兵团礼拜堂

奥弗涅兵团礼拜堂纪念的是圣塞巴斯蒂安,祭坛画上有这位圣徒的画像。出自无名艺术家之手的祭坛画兼而体现了风格主义传统与卡拉瓦乔的明暗对照画法。半月形油画则描绘了圣塞巴斯蒂安的生平场景。祭坛屏风和螺旋柱是教堂早期装饰的一部分,制作于十七世纪早期。

礼拜堂墙上雕刻着锦簇的花环,象征着骑士团的繁荣昌盛。戴有冠冕的海豚是奥弗涅兵团的象征。礼拜堂的装修工作由让·德·鲍默·德·弗赫萨赞助,雕带上1667年刻上的铭文记载了他为礼拜堂做出的贡献。

阿内·德·克莱蒙特·德·夏特-吉桑是礼拜堂里埋葬的唯一一位大团长,因其数次领导骑士团对抗土耳其人的战功而为人们铭记。

14. 阿拉贡兵团礼拜堂

阿拉贡兵团礼拜堂设有加泰罗尼亚和纳瓦拉小修道院,用于纪念圣乔治,是教堂内装修得最华丽的礼拜堂之一。祭坛画是马蒂亚·普雷蒂绘制的《马背上的圣乔治》。祭坛两边的画作分别是《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像》 及《圣费尔明像》,半月形油画则是《教宗西斯笃二世在殉难途中与圣劳伦斯见面》与《圣劳伦斯殉难》,这几幅画作均出自普雷蒂之手。大理石圣坛及其周围的装饰在18世纪大团长拉蒙·德斯普伊戈在任时进行了重新设计,在大理石柱的底部能看到他的雕像。

阿拉贡礼拜堂内总共埋葬着四位大团长。礼拜堂内靠近祭坛的墓雕属于1657年至1660年间在任的大团长马丁·德·雷丁及1660年至1663年间在任的大团长拉斐尔·科东纳。拉斐尔·科东纳的弟弟尼古拉斯接替了他的大团长之位,他的墓雕也安放在礼拜堂中。最后一座墓雕属于1697年至1720年在任的大团长拉蒙·佩雷洛斯·伊洛卡夫。

骑士们用带到马耳他的许多重要圣物装点了这座礼拜堂,其中包括圣乔治与圣文森特·费雷尔的臂骨,钉死基督的真十字架碎片及祭坛中保存的殉道者圣费德勒的完整遗骨。

15. 通向书店的通道

在通向书店的通道上,您能看到更多的墓石,其中包括圣约翰大教堂中年代最为久远的一块墓石,纪念逝于1608年的雅克·德·维里厄·普佩蒂埃赫。

16. 卡斯蒂利亚-莱昂和葡萄牙兵团礼拜堂

卡斯蒂利亚-莱昂和葡萄牙兵团礼拜堂纪念的是西班牙的主保圣人圣雅各。1661年,人们开始对礼拜堂进行雕刻与贴金工作。祭坛画是马蒂亚·普雷蒂绘制的《圣长雅各》。这幅作品使用了有限的色彩,主要为土色系颜色。出色的绘画技法让这幅油画成为了巴洛克艺术的不朽杰作。祭坛的半月形油画也出自马蒂亚·普雷蒂之手,分别是《圣雅各击溃摩尔人》、《圣雅各和皮拉尔圣母》以及《圣长雅各》。

礼拜堂内埋葬着两位大团长。靠近祭坛的墓雕属于1722年至1736年间在任的葡萄牙籍大团长安东·曼诺尔·德·维伦纳,这座墓雕是佛罗伦萨雕刻家马西米利亚诺·索丹尼·本齐的作品。另一座墓雕则属于1742年至1773年间在任的大团长平托·德·丰塞卡。

17. 通向祈祷室的通道

此通道从主中殿通向祈祷室。

18. 祈祷室

宽敞的祈祷室呈长方形,建于大团长阿罗夫·德·维格纳科特在任的1602年至1605年间。祈祷室里纪念殉道的施洗者圣约翰,这里不仅是新皈依教徒的祈祷处,也供慈悲兄弟会成员使用。1607年,卡拉瓦乔受委托为祈祷室绘制祭坛画被斩首的施洗者圣约翰》他的另一幅名作圣杰罗姆在写作》也陈列在祈祷室内。祈祷室建成后许多年以来都保持着朴实无华的风格,只有这两幅名画相互辉映。我们目前所看到的祈祷室装饰完成于1679年至1690年间,包括十字拱顶与半圆形后殿拱门的贴金墙雕,以及威尼斯式的贴金木质腹拱,腹拱框架上镶嵌有描绘基督受难三个场景的油画。十字拱顶较低的部分则绘有骑士团两位创始人的形象,其他八位圣徒的画像装点了两侧的墙壁,这些画作均为马蒂亚·普雷蒂的作品。一座由西罗·费里创作的描述施洗者约翰被斩首情景的青铜圆形浮雕,也是在这一时期被安装到由大团长卡拉法捐赠的祭坛上。祈祷室里的其他重要艺术作品包括法国艺术家皮埃尔·皮热雕刻的施洗者圣约翰大理石头像及楼座上一座珍贵的十六世纪管风琴。镶有精美内嵌图案的大理石栏杆及室内大理石包层完工于18世纪40年代。